北爱尔兰问题是什么问题?(爱尔兰留学)-捕鱼app

navbtn
您的位置:捕鱼app首页/ 新闻资讯/ 内容

北爱尔兰问题是什么问题?(爱尔兰留学)

2019-12-10 1899 返回列表

北爱尔兰问题即北爱尔兰的归属问题。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爱尔兰爆发武装起义。1920年英政府采取“分而治之”政策,允许爱尔兰南部26个郡成立“爱尔兰自由邦”,有自治权;北部阿尔斯特省9个郡中6个郡仍置于英国统治之下。1937年南爱尔兰宣布为独立共和国。1948年爱尔兰宣布脱离英联邦,英国继续保留北部6个郡,改国名为“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

北爱尔兰问题基本信息

北爱问题由30年来在北爱尔兰的民族主义者(主要是罗马天主教徒)社区和联合主义者(主要是新教徒)社区的成员之间不断重复发生的激烈暴力冲突组成。冲突是由北爱尔兰在联合王国内的争议性地位与对占少数的民族派社区的统治,以及占多数的联合派对民族派的歧视所导致。暴力活动的特征是由准军事集团进行的武装战斗,其中多数属于爱尔兰共和军临时派1969-1997年战斗活动,目标旨在终结英国在北爱的统治与建立一个新的,“全爱尔兰的”(all-ireland),爱尔兰共和国。

为回应这场战役以及感觉北爱尔兰的英国特质和联合派的统治地位被不断侵蚀,保皇派准军事组织如uvf和uva对民族派人口发动了他们自己的战役。政府部队——英国陆军与警察(皇家阿尔斯特警队)也牵涉其中。英国政府的观点是,它的部队在冲突中是中立的,试图在北爱尔兰维护法律与秩序。爱尔兰共和派却把政府部队视为冲突当中的“战斗员”,并以政府部队和保皇派相勾结的活动来证明这一点。警方调查官进行的“彻底”调查表明,英国部队,特别是ruc,与保皇派准军事组织勾结,参与谋杀,并在根据要求调查此事时妨碍司法。

伴随着暴力,北爱主要政党之间,包括那些谴责暴力活动的在内,关于未来北爱尔兰地位与北爱尔兰政府构成问题上陷入了僵局。

北爱问题的终结来之不易,根据《贝尔法斯特协定》(一般被称为“耶稣受难日协定”),北爱和平进程包括多数准军事组织宣布停火并解除武装,警察部门的改革和相应地从街道和敏感界线上比如南阿马与弗马纳撤军。该文件重申了长久以来未被历任爱尔兰政府完全认可的英国的一贯立场,即北爱尔兰将保留在联合王国境内直到大多数人投票脱离。另一方面,英国政府第一次承认该原则:即从所谓的“爱尔兰因素”视角来看,爱尔兰岛的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有权利,不受任何外界干扰,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解决南北问题。后者是从民族主义和共和派方面赢得支持的关键。协议也确定在北爱尔兰建立一个权力共享的政府(现暂中止运作)。该政府必须由联合派和民族派双方党派组成。

虽然北爱问题中积极的参与者人数相对较少,宣称代表两个社区的准军事组织有时也并不能代表一般大众,但是北爱问题牵涉到北爱尔兰人民的日常生活,偶尔也会蔓延到英国和爱尔兰共和国。另外,在1969年至1998年之间有好几次看起来北爱问题可能升级为一场真实的内战,比如1972年血腥星期天之后,又比如1981年爱尔兰绝食运动当中,两派进行互相敌对的大规模武装。很多人今天仍然持有由于北爱问题形成的政治、社会与公共意见和观点。

北爱尔兰问题

1998年4月10日,北爱尔兰各派在英、美和爱尔兰的推动下,达成一项和平协议。协议规定:在北爱成立地方议会,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享有平等的权力;北爱尔兰仍然是英国的一部分,但将与爱尔兰共和国建立更为密切的关系,英国和爱尔兰都将修改宪法,确认爱尔兰人民对爱尔兰政治地位的自决权;建立南北委员会和东西委员会,负责协调南北爱尔兰关系以及爱尔兰与英国本土的关系;英国承诺将使对北爱尔兰的非军事化逐渐简化到和平时期的水平。

北爱尔兰问题开端

北爱问题广为人知的开端是在1968年,北爱尔兰民权协会(nicra)的游行中暴动与骚乱此起彼伏。这个团体在1967年发动了一场和平民权运动,借用了美国马丁·路德·金博士的民权运动的语言和标志。nicra寻求为北爱的天主教与民族派平反。他们特别希望:终结不公正的选区划分,这将所有天主教徒限制在有限的选区内,使地方评议会失去代表性(特别是在德里市);废止地方政府选举中的纳税人特权,这给了新教徒(往往更加富有)超出比例的选举权;以及废除被看成针对民族派社区的特别权力法案(许可拘留和其他镇压手段)

开始时,北爱总理特伦斯·奥尼尔对这场看来温和的运动赞赏有加,保证对北爱进行改革。但是他遭到许多联合主义强硬派分子强烈反对,其中包括威廉·克雷格与伊恩·佩斯理,后者指责他是“叛徒”(sell out)。某些联合主义者马上怀疑民权协会是爱尔兰共和军的“特洛伊木马”。暴力活动在几场民权游行中发生,保皇分子用大棒攻击民权示威者。皇家阿尔斯特警队被广泛谴责为支持保皇派,亦被认为应对允许暴力活动负责。

多数保皇派仇视民权运动的行为与领导人煽动联合派群众的恐惧感,宣扬共和军不止在幕后支持民权协会,而且在计划一轮新的攻势有关。实际上共和军已经穷途末路,只有很少的武器,日益强调非暴力政治。北爱问题的第一轮爆炸活动(主要指向电厂和其他基础设施)是由保皇派的uvf在1969年进行的,旨在训练和栽赃给共和军。

北爱尔兰游行问题

在每年新教橙带党在北爱尔兰各地开始游行的“进军季”(marching season)时社群间紧张态势升级,暴力事件频发。举行游行是为了纪念威廉三世于1690年在博伊奈战役中的胜利。该战役确定了新教徒和英国在爱尔兰的统治地位。一个特别容易不断引起冲突的焦点是波塔当(portadown)市的加瓦基(carvaghy)路地区,橙带党从德拉姆克里教堂开始游行后要经过路边的一个民族派占绝大多数的居住区。该游行未被明确禁止,造成反对游行的民族派骚乱,以及保皇派以牙还牙反对禁止游行的骚乱。1995,1996和1997年有数周时间整个北爱尔兰为了德拉姆克里的僵局发生持续的骚乱。很多人在此次暴力事件中丧生,包括一名被保皇派志愿军杀害的天主教徒出租司机,和3名(一共四人)在巴里莫尼家中遭汽油弹袭击遇害的,名义上是天主教徒(来自混合教派家庭)的兄弟。

争议也在贝尔法斯特的游行经过的奥缪(ormeau)和克拉姆林(crumlin)路发生。橙带党徒坚称按照“传统路线”是他们的民事权利。民族派反驳说,奥兰治教团在敌对方区域游行挑衅是没有必要的。进行游行和禁止游行的能力被看作拥有“地盘”和对北爱政府影响力的象征。

很多评论家的意见认为,游行期间的暴力活动提供了准军事团体释放暴力的渠道,他们在其他时间处于停火状态。

北爱尔兰问题分析观点

宗教地区

在北爱尔兰,宗教和阶级是区分政治阵营的主要的决定因素。几乎所有的新教徒都是联合派,而绝大多数天主教徒都是民族派,许多人是共和派。天主教和新教工人阶级更倾向于支持本方的准军事团体和激进派政党。而且,城市工人阶级聚居地区是准军事组织的大本营,他们是教派隔阂最为严重的社会阶层。

与准军事组织有联系的激进派政党的观点经常比中产阶级和保守派政党激进得多。新芬党从1970年代后期开始,相对于其他地区,比如巴勒斯坦地区和南非的“解放斗争”,对政治形势分析采用了激进的“反帝国主义”观点。他们的分析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冲突定义为“阶级斗争”,但是不像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派共和军,他们不据此认为保皇派工人阶级是潜在的盟友。保皇派在1970年代甚至鼓吹基于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下的“北爱尔兰独立”。今天很少有人再支持这个想法。在1980年代,某些保皇派人士,著名的有uda的约翰·麦克迈克尔(后被共和军暗杀),在出版的一本名为“《常识》”(common sense)的小册子里,倡导一个权力共享、人人平等的冲突捕鱼app的解决方案。

很多保皇派人士提出,联合主义主流派反对改革与部分地利用共和军恐惧症策略,是为了以民族派和下层联合派/保皇派群众为代价保持他们的政治和经济权力。诸如阿尔斯特联合党(uup)这样的政党使用“联合(union)”口号与共和军问题作为保持联合派工人阶级选票一致性的手段,实际上劳工阶级从uup的政策中所得甚微。改革联合党等党派认为保皇派准军事组织数量如此庞大的原因是北爱尔兰社会下层新教徒实际上被剥夺了公民权。

宗教义务有时是,但通常不是极端的政治观点的表现。比如,伊恩·佩斯利与他的支持者将严格的长老会教义和强硬的联合派政治结合到一起。对准军事组织来说,天主教信仰基本上不与军事共和主义挂钩,保皇派准军事组织也没有公开的宗教性。但是,也有些值得注意的共和派准军事组织公开显示他们的宗教信仰(比如杰里·麦高(gerry mcgeough)和比利·麦基(billy mckee))。被暗杀的保皇派领导人比利·莱特(billy wright)也明显表示出他的宗教信仰,但神学与宗教(相对于在宗教基础上的社区身份认同(communal identification))在共和派与保皇派意识形态中不占主导地位。

宗教也在决定北爱尔兰民众政治上扮演着重要角色。某些区域如西贝尔法斯特、南阿马和泰隆郡的大部分由于政治上持强硬的爱尔兰共和主义立场而闻名。另外一些天主教地区如德里郡,有着相对温和的政治传统,非暴力的社民工党支持率很高。相似地,某些地区如东贝尔法斯特、波塔当地区和北安特里姆郡以政治上坚定支持保皇派而知名。

北爱尔兰警务问题

自从北爱尔兰成立以来,由于它的建立初衷受到某些人怀疑,高压手段和警察部队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众矢之的。特别是围绕北爱尔兰的警察事务问题不断,主要集中在警察部队的组成——即它是否代表作为权力来源的民众,是否偏袒联合派而打压民族派,主要是维持法治的服务机构,还是以保卫北爱尔兰政体为宗旨的武装部队。

北爱尔兰的警察部队——皇家阿尔斯特警队(ruc),从创立之初就由于种种原因大部分——虽然不是全部——由新教徒组成。在警队成立时天主教徒加入的数字并未达到英国的预期。其中某些人报告说在工作环境中不受欢迎。这些加入警队的天主教徒也经常成为爱民解的暗杀目标,但仍有大量天主教徒加入了ruc。詹姆斯·弗拉纳根(james flanagan)成为了总警监,之后被授予爵位,而现任的社会民主工党领导人马克·德肯(mark durkan),是一名天主教ruc警员的儿子。音乐家菲尔·科尔特(phil coulter)与马莉拉·奈斯(marilla ness)的父亲也是警察。

这样的结果是来自联合派与保皇派社区的批评将警察部队描述成“联合派警察部队”。新芬党在1990年代贴出的海报上说ruc是“90%的新教徒,100%的联合派”,还画了一位系着橙色绶带的警官。

比起常规警察部队,多数民族派人士更多地对b特持有这种印象,他们是一支在紧急情况下才动员起来的兼职警察部队。b特在1970年解散,但是被阿尔斯特防卫旅(udr)替代,后者是一支在当地招募的兼职英军部队,目的是维持北爱治安。udr在北爱冲突中仅打死8人,而且执行治安任务专业有效,但是很多成员被发现与保皇派准军事组织和一批民族派天主教徒受害有牵连。因此,民族派也将udr视为一支游击队武装。udr于1992年解散,与常规部队皇家爱尔兰团合并。

北爱冲突的一个主要的社会问题是某些地区的司法权被共和派或保皇派夺取,他们使用殴打、枪击膝盖骨甚至死刑来惩治当地罪犯。因此和平进程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重新确立警方作为法律与秩序的唯一强制实施者。

新芬党在1998年进入贝尔法斯特协定的谈判中时,要求解散ruc。一份警务备忘录,作为受难日协定的一部分,开始了某些方面的警务改革,包括严格的责任权限、各种增加天主教警官人数的方案,以及将ruc改名为北爱尔兰警察部门。

虽然大多数改革已经开始进行,直到2007年1月,新芬党继续拒绝支持新的北爱尔兰警察部门,除非改革“完全实现”。联合派与某些民族主义温和派声称担忧新芬党希望将前共和派准军事组织成员/间谍加入新的北爱尔兰警察部门(psni),若果真如此将会使受难日协定功亏一篑,而且可能永不翻身。

2007年1月,警方调查员努拉·奥罗恩的报告发现,特警部队警官与uvf在1990年代一系列发生在贝尔法斯特的谋杀案中合作。

同在2007年1月,新芬党在一场特别年会上投票承认北爱尔兰警察部门。如今。2007年年会的决定是否会给和平进程带来所需的前进动力还有待观察。


免费获取留学资料
×
添加微信小助手
获取专属定制留学方案名额~
海归顾问1对1咨询
扫一扫或添加微信号:jiemosem